澳门威斯尼斯人国际

让脱贫人口的小康路越走越宽广——人社系统全力做好就业帮扶工作助力乡村振兴
发布日期:2021-09-08                               打印本页

 

 

8月初的四川大凉山,天空蔚蓝、白云朵朵。彝族姑娘罗清梦的心情如天气般明媚。第一次离开家乡雷波县,和老乡们前往2300公里外的浙江象山务工,她告诉自己:要珍惜机会,努力工作,过上更好的生活。自脱贫后,吃穿住都不愁,就业增收是罗清梦和乡亲们的最大期盼。

就业既是民生之本,也是脱贫致富之要。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指出:“我们要切实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各项工作,让脱贫基础更加稳固、成效更可持续。”

民有所呼,政有所应。全国人社部门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将脱贫人口就业帮扶工作纳入党史学习教育,推进“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千方百计帮助脱贫人口端稳就业“饭碗”,开启美好生活。截至7月21日,全国脱贫人口务工总量3072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101.8%。

帮在心坎上  送政策促务工“就业路更通”

“脱贫后,最怕没收入。政府部门送政策送岗位,全程包办,真是帮在我的心坎上!”来自甘肃定西的文明霞高兴地介绍,近日,在当地人社部门的组织下,她乘着劳务协作转移就业高铁专列抵达青岛,迈向了新的工作岗位。

去哪里寻找就业机会?这一问题曾困扰不少像文明霞一样的脱贫群众。

立足群众现实需求,今年5月,人社部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农业农村部等部门印发《关于切实加强就业帮扶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助力乡村振兴的指导意见》。不久后,人社部又召开脱贫人口稳岗就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明确要求今年的全国脱贫人口务工规模不低于去年,中西部省份脱贫人口外出务工规模、东部省份吸纳脱贫人口就业规模保持在去年水平,同时对加强岗位开发、健全劳务协作、稳定就业岗位、强化帮扶手段作出部署安排。

谋真招、出实招、亮硬招,各地也采取了一系列针对性举措。山东省先后制定出台《2021年鲁甘劳务协作落实协议》《关于完善东西部劳务协作优惠政策的通知》等系列政策措施,聚焦东部企业和西部资源,落实劳动力供需两张“清单”、劳务输转、稳岗拓岗等就业措施,不断拓展协作地农村劳动力就业渠道,扩大就业规模。

“我们对在济稳定就业3个月以上的临夏州脱贫人口给予3000元的转移就业补贴、稳定就业6个月以上再给予1000元的一次性稳岗补贴。”济南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这进一步激发了甘籍脱贫劳动力到山东务工的积极性,提升了甘籍务工人员在鲁稳岗率。

四川省抽调业务骨干,组成人社厅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就业增收工作凉山州专班,分小组下沉到凉山州异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任务较重的布拖、昭觉等10个县,与当地一起全力做好集中安置点就业增收工作。

“人社部门为我们打通了就业路,坐着免费专车去务工,还收到了爱心礼包,太周到了!”来自四川省越西县的加瓦尔沙高兴地说。在宁波市江北区务工期间,当地人社部门和越西县派驻宁波稳岗工作站还组织了以“越西人民乐业在江北”为主题的稳岗慰问座谈会,这让他感到十分温暖。

扶在关键处  补技能进车间“钱袋子更鼓”

“耐心负责好月嫂,情真意切似家人。”在武汉一家月子中心工作的李红怎么都想不到,当月嫂不仅让她月入8000元,还收到了雇主送来的锦旗。“有了技能是关键,现在钱袋子鼓鼓的,成就感满满的。”她笑着说,多亏了湖北省恩施州巴东县人社部门开展的技能培训,帮她找到致富“门道”。

没有一技之长,收入较低、工作稳定性差,曾经是许多脱贫人口就业的痛点。缺什么,补什么。人社部门聚焦精准培训,帮扶在关键处。实施欠发达地区劳动力职业技能提升工程,支持脱贫地区、乡村振兴重点帮扶县建设一批培训基地和技工院校,促进脱贫人口靠技能就业、靠就业致富。

湖北省结合脱贫人口需求和企业生产经营实际需要,以岗前培训、岗位技能培训为重点,精准开展“菜单式”培训和定向定岗培训。持续实施企业脱贫人口以工代训补贴政策,将岗位技能培训补贴标准提高至500元/人,同时给予生活费补贴。今年上半年,湖北省开展脱贫人口就业创业培训3.36万人。

陕西省坚持职业培训与企业转型、乡村振兴、县域经济发展相结合,发挥技工院校培训资源优势,全面开展校县、校企、校校合作培训。7月30日,在靖边县曙光保安培训学校,一场保安员职业技能培训正式开班,共吸纳全县脱贫劳动力和边缘易致贫劳动力100人。经过12天培训,考核合格的刘伟获得了保安员证书,他笑着说:“实用技术学到手,天南地北任我走。”

考虑到不少脱贫群众因照顾家庭无法外出务工,人社部门持续落实帮扶车间吸纳就业政策,扩大就近就业规模。贵州是易地扶贫搬迁大省,“十三五”期间,192万人挪穷窝。为解决搬迁群众就业问题,当地因地制宜,建设扶贫车间、“微工厂”,通过开展技能培训和就业指导,帮助搬迁群众实现就近就业增收,实现搬迁劳动力家庭一户一人以上就业。

“上楼住新房,下楼把活干,每月到手2000多元。”在黔东南从江县美娥社区的刺绣生产车间,40岁的余老由说,收入虽比以前打工时低一点,但工作之余能兼顾家庭,她很满足。

针对多数企业用工年龄要求较高而农村脱贫人群年龄普遍偏大的问题,多地还放宽了帮扶车间的招募条件。重庆铜梁在创建车间之初,就为能胜任工作岗位的大龄脱贫群众提供就业机会。同时,部分车间用工方式和时间十分灵活,员工既可以在车间工作,也可以回家工作,按件计酬。该区已建成的乡村振兴车间,员工平均月工资可达3000元。

走好小康路  兴创业带就业“新乡村更美”

“创业不必去远方,家乡也是好地方。”在青年创客余小龙看来,创业之路虽然充满艰辛,但终究迎来了百合花的灿烂绽放。在湖南湘西龙山县,余小龙的百合基地已发展到800多亩,安排就业400多人,2020年实现收益1600多万元,成为当地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

从脱贫到致富,离不开就业,也离不开产业。一大批务工人员历经多年打拼,不仅顺利脱贫,还积累了经验、技术和资金,返乡创业、回乡就业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

针对群众的现实需求,人社部门出台多项优惠政策、加强返乡创业载体建设,积极引导农民工等人员返乡入乡创业、乡村能人就地创业,帮助有条件的脱贫人口自主创业。

湖南继续延续支持就业帮扶车间的费用减免以及地方实施的各项优惠政策,鼓励返乡入乡创业带动就业,脱贫人口自主创业的按规定落实税费减免、场地安排、创业担保贷款及贴息、创业培训、创业补贴等政策。湘西州人社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全州已建成创业带动就业重点乡镇25个,扶持重点农村专业合作社、民营企业287个,培育创业示范户2700余户,帮助2.6万余名就业困难劳动力实现了就近就地就业。

广西结合“种、养、贸、游、工”等产业,利用乡镇(村)闲置土地、房屋建设工厂式、居家式、种养式、贸易流通式、乡村旅游式等5种类型的就业帮扶车间,让“乡村”变“厂区”,让“民房”变“厂房”,让“农民”变“股东”。

创业带动就业,壮大了乡村产业基础,越来越多的脱贫群众从中受益。有了工作和收入,他们的小康路越走越宽广。

“自从在勃利县田园音乐葡萄种植专业合作社务工后,平均年增收2.1万元左右。”黑龙江省勃利县幸福村的孙海英说,现在乡村的果蔬飘香、遍地希望,在这种美丽的环境中挣钱,十分舒坦。

“粮食、核桃在地里种着,3头牛在合作社里托管着,我在合作社里负责饲料配比和育肥,每月有2800元工资,年底还能拿到6000元分红。”谈起现在的日子,新疆阿克苏地区托帕艾日克村村民阿木东·米吉提曼的脸上洋溢着幸福。

Baidu
sogou